李学斌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聚焦心脏起搏电极导线管理 促进新技术推广和创新——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李学斌教授

  365医学网:李教授,您好!第八届心脏起博及电极导线管理高峰论坛将于2021年3月26~28日召开,面对目前起博植入量的不断增加,能否请您介绍一下会议主旨和希望解决的问题?


  李学斌教授:从2012年到2019年,心律植入装置感染与处理研讨会已经成功举办七届,去年由于疫情原因停办一届,今年将举办第八届心脏起搏及电极导线管理高峰论坛暨心律植入装置感染及并发症处理研讨会。从第六届开始改了会议的名字,因为全球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不仅仅是起搏器感染问题,而是起搏器涉及到更多的范围,主要是电极导线管理,感染作为一个突出的特色,因为感染后要进行电极导线的拔除,但也有导线断裂、导线故障、导线穿孔等各种问题存在,所以电极导线管理成为了全球关注的问题,2017年美国心律学会指南已经把电极导线管理作为指南的一个核心题目。


  目前起搏器的问题非常多,同时心脏起搏器与导线相关的新技术也不断的涌现,包括无导线起搏、皮下ICD都不是进入心腔内导线,未来心衰治疗的三腔起搏器治疗,都可能进入到无导线起搏时代,这也是为了解决电极导线存在的问题,才有新技术的推广和创新发现,而且逐渐应用于临床。本次会议侧重于心脏起搏电极导线管理,仍然会把起搏器感染的各种相关并发症进行深入讨论,让更多医生对心脏起搏有更深层次的认识。


  中国医疗技术在飞速发展,二十年前起搏器的植入量不到2万,目前起搏器的植入已经突破10万。但百万人口起搏器植入量仍然排在全球非常靠后的位置,很多病人并没有植入起搏器。到现在为止,仅以除颤器为例,美国只有3亿人口,ICD的植入量比中国起搏器ICD还多。随着国家技术能力提高,更多的病人将接受心脏起搏和除颤治疗。二十年后的未来,到2050年中国能够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起搏器植入量应该最少到30万~50万。这些病人植入后,将可能会出现的各种问题是我们不能回避的,如:并发症问题、感染问题、导线断裂问题、导线故障问题等等,这将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据。所以尽早提出这些问题,在医生层面,希望大家进行起搏器规范的植入,减少并发症;在工程技术方面,要合理进行设计,减少导线粘连等导线相关的问题,创新新技术,来规避未来将会遇到的问题。


  中国心脏起搏医生队伍在逐渐壮大,今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十四五”规划指出,更多的县级医院要升级为三级医院,成为区域医疗中心,未来起搏器的植入将更加深入基层,更多基层医生要进行起搏器的植入工作,这就更需要起搏行业应该扶持和帮助更多医生能够把起搏器、ICD植入好,把心衰治疗好。这样的布局实际上也告诉我们,起搏器的植入最重要的核心就是既要治病,又要减少不必要的并发症,否则当起搏器的植入达到很大量的时候,并发症的发生率可能已经控制到很低,即使是1‰,每年也将会出现大量并发症的病例(起搏器的感染在全球十六年的随访,美国大约是2.5%的感染)。我们中心今年就遇到了越来越多的疑难病例,而这些病例都是十年、二十年前的病人,现在出现了各种故障。如果现在10万的病例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之后,随着年限的增加,一旦出现问题,处理的难度非常大,所以我们响应政府的号召,结合未来我国“十四五”的布局,提高认识,培养基层医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国内各主要城市大中心医生也需要不断的提高,因为新技术一直在不断进步,需要不断加强学习、讨论等。我们中心接受的都是全国比较大的中心的病例转来的,这些医生需要提高认识,应遵循国内外指南和规范操作流程处理,而不要根据自己仅有的一些经验来处理。为了让我国更多的高层次医生提高认识,今年也像往年一样,邀请了全球最顶级的电极导线管理专家,也是起搏行业的专家来做病例讨论和演讲,将围绕欧美等国家情况,来讨论他们遇到的问题,因为随着他们的植入量增加,先遇到问题,可以避免我们少走弯路,他们会把目前国际指南制定的思路和思想引进来。


  本次会议非常高兴地邀请到美国梅奥医学中心查咏梅教授一起共同担任大会主席,也希望她作为中国跟全球的桥梁和纽带,让中国的医生能够听到起搏行业国际上的声音和看到未来即将面临的问题。会议将有来自美国、欧洲、大洋洲、东南亚等地区的国际顶级专家与会共商,同时也相继邀请了国内的知名专家们共同参加本次会议交流、分享他们的经验。


  365医学网:今年会议的筹备您进行了精心的准备,在日程安排上与往年比有哪些亮点?


  李学斌教授:本次会议是由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主办,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心律分会、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心电学分会、中国心律学分会起搏技术创新工作委员会、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临床心电学杂志联合承办,将通过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方式召开。会议将重点讨论“电极管理”包括改进电极导线的设计、标准化植入手术(腋静脉入路)、电极导线故障的识别、更换升级时如何减少对已有电极导线损害等多个方面。既包括起搏器电极导线的最新指南、心衰指南、导线的拔除、无导线起搏皮下ICD应用、 ICD电极导线管理、如何通过快速方法来植入三腔起搏器,还包括希浦系起搏及术后管理等及国内很多遇到问题病例的并发症大讨论,会议邀请300多位国内外嘉宾进行讨论,这是起搏器行业非常重要的专业盛会。


  全球电极处理专家圆桌会议:本次会议将在26日上午进行全球电极处理专家圆桌会议,主要进行实战病例处理策略的术前讨论,这些病例将在27日进行手术转播,听听国内外专家的意见来决定我们的处理方法,包括麻醉方式、术前备用、心外科备台、超声的应用等,每年的会议都会安排国内外的专家们参加现场讨论。


  李剑明教授纪念活动:在2020年6月,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的李剑明教授不幸离世,他为中国起搏做了很多贡献,尤其在起搏电生理方面做了很多贡献,特别是他跟我担任多年的大会主席,每年都来北京参加这个会议,所以我们也应该深深的纪念李剑民教授,会上将举行一个简短的纪念活动,感谢他作为华裔心脏学会的主席,为我国起搏行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不幸离世也使我深感悲痛,即使他离开了,但是对我们学术的贡献永远不会忘记。


  精彩手术转播和主题发言:因为今年线上会议的优势,大会设置了更多论坛以满足更多医生关心的不同角度的问题,会议内容会后可以通过回看来满足行业医生的学习。对于学术争鸣,我认为没有绝对的对错,正确的事情还是以遵循指南处理为原则,指南是全球专家共识。因为每一个并发症对每一个医生来讲,它都是一个少数的,他不可能一年做1000台手术有500个并发症,所以全球的专家共识常常是集中了更多并发症的问题来提出的,遵循指南是最核心的一个问题。


  365医学网: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电生理团队在您的带领下,各项技术已经走在全国前列,能否请进介绍一下我们目前科室已经开展的技术和手术情况,对未来发展有什么样规划?


  李学斌教授:近些年来,我们团队在心脏起搏电极导线管理方面导线拔除的数量逐年增加,难度逐年增加,拔除的风险和并发症跟全球的数据差不多,大概是0.5%~1%的严重并发症,也就是拔除后,需要开胸,甚至死亡病例。当然我们中心也在做拔除之后没有办法进行再植入的病人,因为过去都是开胸心外膜植入,现在有了无导线,所以也植入了十几例。还有更难的心衰治疗,这些心衰病人拔除风险很大,而且拔除后再植入难度更大,所以我们会介绍到一些新的植入技术,包括右侧CRT新的技术植入,现在的皮下ICD来规避拔除后没办法植入也要进行皮下ICD植入、病人的术后管理,抗生素的应用等。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能开展好目前的电极导线拔除工作,是跟有一个很强的多学科团队整体协作密不可分的,包括麻醉科、心外科、起搏团队,每次术前进行讨论,有任何问题积极处理,才能够使手术做的更加安全,但是我的内心永远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做每一个病人确实有很大压力。我为什么要积极地呼吁做这样的事情?我更想的是别把病人做那么重了,最后再来处理,我安全,大家也安全,这是我最想让大家知道的。我最担心的是未来ICD植入量很大,ICD的处理更难,美国人已经走到前面,遇到了不可回避的事情,中国医生更应该早期提高认识。这些都是装ICD、装心衰除颤器,装CRT心衰的更重病人,医生在用各种工具去挽救,而他们出问题的概率又比普通起搏器要高大概10倍左右。


  有人说“你们团队现在是中国起搏器最大的4S店”。我经常给大家举例子,在九十年代的时候,中国街上有几个汽车4S店?现在中国的4S店遍布全国各城市,而且很多县级城市也有4S店。为什么?因为它的需求量增加了,如果只有一辆汽车,一年坏不了,可能就不需要了。随着起搏器植入例数增加,并发症总量会不断增多,并不是我们的技术差了,是我们治疗的病越来越复杂,我们用的工具越来越多,发生率即使跟原来一样,并发症的发生总量未来将会更大,这需要更多的医生来参与这项工作,做好预防,也希望将来更有代表性的中心,要勇敢地承担起这项工作。


  器械应用也在不断改进,我自己走过了,二十年前开始用各种缠绕:导管缠绕、猪尾巴缠绕,后来到了网篮拔除,后来又用了Evolution Snare,现在是各种工具杂合,包括今年也会公布我们中心目前应用的工具,包括激光等,我们在不断积累经验,也跟国际上基本同轨。


  中国现在的病例相对比较集中,医疗环境也确实令人担忧,所以有时候的医疗环境就需要进行沟通,一旦有问题可能会很麻烦。现在很多人说,“有了您这个4S店,我们啥也不怕了,我们就在前面做”。我说“一定不对的”,希望你把车修好,少给我输送这样的疑难病例,我才更满意。当然作为心脏起搏的团队,应该承担这样的责任,这是社会责任,也是挽救病人的责任,也希望更多的人传播好这个声音。

        以上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125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分享到
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365医学网观点

{{one.coment_name}} {{one.time1}}

{{one.content_info}}

作者 回复

{{one.re_content_info}}

查看全部评论